昨天终于又可以实现久违的火锅@Home 了,由于兴奋,有点睡过头了,但还算比较准时
第一个惊喜很快就出现了,超超带来了一瓶茅台,长这么肥还真没尝过
第二个是惊讶,津巴布韦籍飞机坠落浦东机场
然后是好像不止20分钟的20分钟路程,shopping 一轮,满载而归
沿途小动物贼多,贼可爱,眼神贼哀怨,贼想抱走一批……

回来当然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看着师傅出地方出钱又出力的,我就承担一项最艰巨的吧——剥蒜,然后开始偷吃
东西还真多,羊肉骚味特足,屋里厢很香,茅台外柔内刚
蒸汽上来了,肉肉下胃了,酒气上来了,嘻哈笑声传出去了

吃饱喝足,但是任务没完成,师傅没冰箱,还得来一轮
于是打起十分无聊的牌来,酒精的作用叫我只能做应激反应了
依稀印象是挺安全,其它随意了
可能是第一回整内么多白的,可能是因为久曲体坐地,酒气始终不散
晚上内一轮还真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回来车上晃几下,胃部压力直往上冲,还好忍住下了车,慢慢走走逛了半小时才缓过来
情不自禁的在河边唱起师傅说的很难听的陈奕迅的歌

那刻感受到什么叫酒入肥肠愁更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