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 Frozen 不太冷

Frozen 海报
传说这是一部本来打算在 2000年上演的动画片,回炉了13年之后,再来个破茧而出。还好它选择的是一个很经典的主题,突破束缚,突破自己。经典的主题就该配经典的效果,那些冰雪魔法、那座屹立峰巅的冰晶宫殿,还穿插一些经典的梗,比如那根胡萝卜。

有些人可能期待王子或者哪个卖冰的来英雄救美一下,结果被震住了。男主角都只不过是陪伴一下,不显得那么寂寞空虚冷而已。

因为女王内心的不安,造成全城冰雪覆盖,以为自己迁一下都,躲起来就没事,但只要还要有人牵挂,想落得个耳根清净是不可能的。有些事情是早面对的好,方针一错,会错过好多时间,而且纠正起来特别麻烦,比如需要冰镇一下妹妹。

看到有很多讨论主题曲 《Let It Go》,不过我倒没有太多印象,可能因为整个电影里面都很迪士尼地在很多环节开唱,虽然比直接说对白要带感很多,不过也会冲淡了主题曲的感觉。对比起埃及王子的主题曲,这个就略为逊色。

总体来说,片子还是老少咸宜,值得重播的。

一路走好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以前不明白,听起来挺形象直观,好像是那么回事。

突然之间想看《海上钢琴师》,看了。

人们看到的是孤儿,是天才,是目光聚焦的瞬间,然后,是孤独,如果是这么看,恐怕也只有“传奇”才可以形容 (The Legend of 1900)。因为就算是听了 1900 最后的内心独白,我也不能体会到那种感觉,不是理解,感觉到有差异,但不能感觉。就好像身着一身装备站在月球表面,隔着保护面罩看见,面前就有个人很自由地,只是穿着普通的衣服,舒服地活着。

如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

你跟我,或者他们,只是偶然遇上,那么那一切都说得通。差异是必然存在。

明白到自己和另外一个个体是存在差异,你可以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其他人的影响,消去或者保持差异。

世上本来就有路,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它像风,看不见摸不着,只能依靠树叶飘落,旗帜飞扬来反映风的存在一样,你走上去,而且只有在你走上去之后,人们才能发现,噢,那是一条路。那些曾经说过的计划,那些不给力的尝试并不能显示那条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路的存在。

所以,一路走好。

PS,如果能走到一起,是福气……

Secretariat

Secretariat | 一代骄马和看电影不一样,生活路上通常看不到结局,就如经常挂在嘴边的“前路茫茫”所表达的,很多时候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都很清楚并且不能否认的是,事情即将发生。

没有区别的是,我们都必须等待那些事件的发生,有区别的是,会有人注意到了最符合事实的发展方向,并为此而付出。

特别是在遇到困境的时候,是否依然能够无视压力的存在,静下心来观察事实应该怎么走。这是电影故事(Secretariat | 一代骄马 | 赛马传奇)女主人公 Penny 在接连面对母亲去世,马场经营下滑,赤字严重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危机应对的方法,或者说是技巧。大概没有人会天生对赛马夺冠拥有如此强烈的渴求,在面对马场和家庭的双重困难时,如果不是了解到马场拥有父辈辛苦经营得来的优质马种,那可完全不是那么轻易就放弃的,赢得赛事,扭转局面那才是最关键的事情应有的发展方向。 Continue reading

4月下旬的势

4月下旬的势


昨日,怀着非常压抑的心情去看了《南京!南京!》,进场时发现观众其少,算我们一共才6个人。

灯光渐暗,黑白屏幕上闪现着一张张明信片,很是怀念这种黑白胶片的感觉,色彩褪去,轮廓和层次感成为主角,引导着焦点的变幻。在这崇尚哗众取宠的世代,川选择了以这样的一种表达方式来宣示电影的真实感觉。

不是开玩笑的,我开始根本不知道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实的事情已经令我一头扎进了死胡同,这时的唯一可能的就是客观去看。没有任何期待,保持着冷静,即使是在高呼中国万岁时,也是平静得镜面,只反映镜像内容,不愿意去调动任何一条神经来处理。调动情绪是很消耗体力的,但忍耐其实也是一点不省的。

如果用最唯物的话来形容这个电影,那大概就是杀人方式之大杂烩,真是各色其色,个个“精彩”,生命根本一文不值,在那种势态下,根本来不及做些什么调整,多余的抵抗是一种本能,逆势就是不生活,就是不真实。战场上没有无辜者,战场外一样没有。

我为什么还要继续看下去呢?这种事情(不是具体某件事)大家早就知道了,目前的状况就是这样,势是如此,抵抗是多么的多余,多么的费劲,越抵抗只会越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但即便如此,心里还是相信,抵抗不是多余的,不是愚蠢的,势是会变的,信念就是扭转势的动力,或者说是必须的交换代价。

之前和庆华一直在讨论为别人的幸福而奋斗的话题,那个幼稚的梦想,不知为何每次遇到障碍时,我都会回去思考这样一个话题。不过每次思考的重点都不一样,这次在于相互理解。也许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幸福而奋斗着,我应该怎么做呢?如果不能很好的理解对方,相互之间有怎么很好地合作呢?

就像很早之前我就直言,太和谐了不一定好。特别是和谐到容不进任何一点有有损和谐味道的事情发生,这本身就说明这种平衡太脆弱。就事论事是需要平等的氛围,任何一方的兜圈子,过分的维护感情,过分的优先印象,互相理解的平衡就会被打破。我不擅长于猜测心理,圈子兜多了,自圆其说都勉强,我就更不知道该如何去理解了。大多数人都做不到不计历史的,印象优先使得一些初始印象莫名其妙地根深蒂固,致使我竭力去改变印象时变得异常艰难,现在许多人对我的印象还不知道停留在那个年份。我自己也做不到完全不凭印象去判断,但我会尝试去用新的印象去进行叠加,同时保持最乐观的假设。互相理解,我们就不需要再兜圈子,不必再计较太多过去,平等地面对每个人,虽然各自有各自的利益需要维护,但是有了互信才能合作,合作才能够提升整体实力。

势不是个奇怪的东西,就像化学定律一样,趋向于平衡,平衡被打破又再趋向新的平衡。
互相不理解,各持己见,勉强维持的平衡被打破也是无能为力的;
如果能达致互相理解,那么提升团队竞争力也是顺势而为。

WALL-E 越看越可爱

这是一部爱情片,一部无性别的爱情片。它的剧情比较简单,局部剧情比较好玩,只是细节做得不够(又或者是我的思想被太多条条框框禁锢太久了,一点点问题都足以触发一次审批),铺垫来得相当的直接,很容易让人猜到下面剧情会如何走位。

Eve and Walle

Eve and Walle

看过之后,我有很多疑问。WALL-E 初见 EVE 的时候,EVE 除了洁白的躯体和动人的飞天舞姿之外,恐怕最让人记忆的就是它的炮轰,威力相当的强大,难道WALL-E 就没有一点危险品意识?一味就本着真心去慢慢接近 EVE。爱情的力量真是强大。

它们之间除了叫过名字之外,貌似也没怎么说过话,只是一起玩灯泡之类的,他们怎么能达致那种互相理解的呢?哦,我忘了哑巴之间的恋爱了,原谅我的无知。它们可以互相呼唤对方的名字,这样就已经足够表达了。

Walle on AXIOM - See the fat guy?

Walle on AXIOM - See the fat guy?


而至于为什么只剩下一个WALL-E?它如何进化出爱的意识?!是因为看了几百年那些录像带吗?

Axiom 上面的人为什么都那么肥,有些人像我是怎么也吃不胖的嘛!

那棵植物暴露在太空中居然可以存活?那么它能在地球上发芽也十分合理了!

最后,WALL-E的名字很有趣——Waste Allocation Load Lifters – Earth 地球废品分装员。当人类灭亡到只剩下你一个的时候,你就可以用人类来命名你,或者用你的名字的命名人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