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下旬的势

4月下旬的势


昨日,怀着非常压抑的心情去看了《南京!南京!》,进场时发现观众其少,算我们一共才6个人。

灯光渐暗,黑白屏幕上闪现着一张张明信片,很是怀念这种黑白胶片的感觉,色彩褪去,轮廓和层次感成为主角,引导着焦点的变幻。在这崇尚哗众取宠的世代,川选择了以这样的一种表达方式来宣示电影的真实感觉。

不是开玩笑的,我开始根本不知道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实的事情已经令我一头扎进了死胡同,这时的唯一可能的就是客观去看。没有任何期待,保持着冷静,即使是在高呼中国万岁时,也是平静得镜面,只反映镜像内容,不愿意去调动任何一条神经来处理。调动情绪是很消耗体力的,但忍耐其实也是一点不省的。

如果用最唯物的话来形容这个电影,那大概就是杀人方式之大杂烩,真是各色其色,个个“精彩”,生命根本一文不值,在那种势态下,根本来不及做些什么调整,多余的抵抗是一种本能,逆势就是不生活,就是不真实。战场上没有无辜者,战场外一样没有。

我为什么还要继续看下去呢?这种事情(不是具体某件事)大家早就知道了,目前的状况就是这样,势是如此,抵抗是多么的多余,多么的费劲,越抵抗只会越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但即便如此,心里还是相信,抵抗不是多余的,不是愚蠢的,势是会变的,信念就是扭转势的动力,或者说是必须的交换代价。

之前和庆华一直在讨论为别人的幸福而奋斗的话题,那个幼稚的梦想,不知为何每次遇到障碍时,我都会回去思考这样一个话题。不过每次思考的重点都不一样,这次在于相互理解。也许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幸福而奋斗着,我应该怎么做呢?如果不能很好的理解对方,相互之间有怎么很好地合作呢?

就像很早之前我就直言,太和谐了不一定好。特别是和谐到容不进任何一点有有损和谐味道的事情发生,这本身就说明这种平衡太脆弱。就事论事是需要平等的氛围,任何一方的兜圈子,过分的维护感情,过分的优先印象,互相理解的平衡就会被打破。我不擅长于猜测心理,圈子兜多了,自圆其说都勉强,我就更不知道该如何去理解了。大多数人都做不到不计历史的,印象优先使得一些初始印象莫名其妙地根深蒂固,致使我竭力去改变印象时变得异常艰难,现在许多人对我的印象还不知道停留在那个年份。我自己也做不到完全不凭印象去判断,但我会尝试去用新的印象去进行叠加,同时保持最乐观的假设。互相理解,我们就不需要再兜圈子,不必再计较太多过去,平等地面对每个人,虽然各自有各自的利益需要维护,但是有了互信才能合作,合作才能够提升整体实力。

势不是个奇怪的东西,就像化学定律一样,趋向于平衡,平衡被打破又再趋向新的平衡。
互相不理解,各持己见,勉强维持的平衡被打破也是无能为力的;
如果能达致互相理解,那么提升团队竞争力也是顺势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