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都可以生活愉快,天天没事都可以自然地傻笑。

总结过去的一年,我只想到一个词来形容:莫名其妙

在那个颇让我感觉孤独无助的都市,偏偏又有那么一些人,让我始终感觉到温暖,而我却始终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在某个场合应该给出什么样的表情来表达我最真实的感受,与其说是不受控制,不如说是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控制。同时也要那么一些人,我认为是值得依靠,值得说话不必过滤,但却始终那么游离,使我即使面对面,也有话不敢说出口,偏偏要依靠网络来间接维系着。还有一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而且还必须在我的世界里占上一块。

我开始不断的寻找方法,既有逃避的法子,思想上如开始研究新技术,甚至物理上,回老家或者去旅游,也有试探性的法子,找了好多人说了许多话,多了电影院时间,多了许多体育锻炼时间,特别是集体玩的时间,打篮球,游泳。但似乎效果都没有击中要害。

根本不知道那种是叫什么感受。然后,我重温新世纪福音战士时,好像知道了,那是害怕的感觉。真是后知后觉呀。为了应对那种感觉,所有的莫名其妙似乎一下子都说的过去了。挤公交的是不会明白开小车的人在想什么。我还真的不知道其它人是怎么看待那样一种生存状态。我竟然害怕表达自己,害怕面对生活在别人里面的自己。于是为了掩饰那种慌张,不得不把一切都“客观”化。有如现在写下这样的文字,都是以一个“观察者”的角度,来“客观地描述这个事实”。当然,这其实完全取决于“观察者”站在什么心理位置上。

围脖里有人是一直在说教,我开始还比较不屑,后来慢慢体味之后,才发现原来有人是那样观察,那样应对这个世界的。当面对一个感觉极其不安的状况时,扭转引向那种感觉的想法比用其它方式掩饰不安要来得有效。然而,似乎转变所带来的恐惧也是相当的难受的,比起继续目前已经相对安稳的状态,那是另一个门槛。但飞行器想要超越音速,是必须穿越音障的。走旧路已经不安,走新路也是不安,为什么不趁还有选择的时候走新路呢?决定了就走到底,幸好在难过的时候,还有几个好朋友,还有我喜欢的音乐,还有对信念的坚持。

依然是那个后知后觉的我,不过已经可以没事也自然地傻笑了。

现在在听着歌,写这些文字,想起以前曾经无数次借助歌词来表达自己。我觉得当我用歌词来说话的时候,看对方反应似乎都只当那是一般歌词,谁知,原来那些才是最真实的感受,回头想想,那样也很合理的,谁会用歌词来说话呢,一般人都会没事乱哼几句。不过即使歌词不可靠,调子应该还是可靠的,因为音乐是通用的语言嘛。

新的一年里面,有那么两个愿望
一是在感情这事上有质的飞跃
二是要建立专业后台程序设计师的形象

我个人看这两个都是靠谱的,感情上,我已经准备好迎接冲击了,至少可以承受一波攻击。形象问题有点头疼,过去给人的印象太前台了,那不是不好,只是会有更好的。这个同样准备好迎接冲击,哪怕有那么一次机会,没有机会就制造机会,一个地方没有机会就去另一个有机会的地方呗。

相关博文:

  1. 洪崖洞 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