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年差不多这个时候写了一篇《势》。现在看那个时候,就是很压抑,很纠结,心里放不开,毕竟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但仍然心存希望,尝试去解答。不知道下一年再看这个会不会暗暗发笑,笑自己幼稚呢?估计会,因为现在看来已经很难理解,就那点破事,还用得着憋上几个月。

今年,心态就完全不一样,虽然还没达致无欲则刚的境界,不过至少学会了更多地观察,陈述事实本身,少加评论,不纠缠在一个地方。因为世界比我所见所想还要大得多,我能做的就是要放宽尺度,但又不是无限延伸。今时今日的我还存在着极限。

花重压枝

这一周几乎都在思考关于更加适合现在项目的体系结构。要做的东西和以往的应用其实是很大的不一样,在UI结构,交互性等等方面的细节要求都很不一样。灵活性扩展性更是考验着所有人。但是我不希望进入到这个体系的人依然受到所有这些方面的影响,可以专注于相对独立的特性或者功能。

要做到这个首先需要一些高于代码规范的编码准则,或者说是惯例。系统可以从纵向和横向实现分解和构建。横向结构,主要体现在代码分布上,所有层次的代码都可以按照统一的方式进行划分。纵向结构,主要体现实例模型,逻辑分层上,这部分细节还在进一步深化当中。业已初步完成了动态请求与加载。同时体系结构的设计还需要考虑人员不足与分散的问题,提供更加有效率的解决方案,管理上只能是不明确的需求一律押后。

后面在做具体实现之前,代码的约定,模块的划分都是很重要的研究部分。还要做原型,头大。此外,项目进行过程中,还缺乏专注于项目管理的人,少不免需要自我协调,还好,人少,可以尝试轻盈紧凑的项目管理方式。

一样,不一样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最重要的是要检验,要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