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 D嘢比你听啊~”
突然之间想起,杨千嬅的

“每当我爱到跌入漩涡,将错就错,关系亦出错
我总太爱人,逼到爱人,变做朋友,再变生疏”
—— 《姊妹》

不知为何,配合着小提琴和教堂的钟声,有种惊呆的感觉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明白到为何到今时今日依然空白
是太给力了?还是表达方式有问题了?
不过如果是代码,就要避免出现关系出错的现象了
最近总是思考对象与对象行为,正在妄想以这种方式解散再组装整个系统,

“只想相爱,不想伤身
誓要快活,坚拒自刎
想考起我,忍一忍,最多等阵
浪漫到伴你夜半冲绿灯”
—— 《热血青年》

然后我最喜欢后面一连串的“Ahoooo~~~~~”
有点点傻,有点点疯,就是我认为的青春
青春似乎是和时间线性相关的
扭转时间,恐怕做不到
但热血似乎是属于非欧几何的范畴
在体内循环,没有起点,没有终点
只要有需要,热血都会提供理论上无限的能量

“我想哭,你可不可以暂时别要睡
陪着我,像最初相识我当时未怕累
但如果,但如果说下去,或者,傻得我
彼此怎能爱下去”
—— 《假如让我说下去》

曾经是美好的,因为那是曾经,而且只有自己才知道
不过,数据总是可以篡改的
数值变化,尚且还有机会恢复,
指针变化,离系统崩溃不远了,访问必宕
既然数据不能保证绝对安全,那么防崩溃就是必要的了
期待一个人不变,或者等待一个人改变,都是很傻,很天真的

“谁人曾爱过你,你尽量幻想他贪你什么
好心地也不错
谁人曾厌弃你,你问问自己他憎你什么
或是会怕你肚饿”
—— 《杨千嬅》

对人对己,真诚一点就好
想象别人的想法,有时候很好玩的,但应该仅限娱乐
只可以想象,不可以期盼
猜测别人想法,有鸭梨,有风险,而鸭梨更大的是,不知道对方套的是那张脸
使我鸭梨最大的就是想不通为何要准备好几套脸皮,不累吗?
所以,猜测、假定还不如直接问一问

“童年时那个你,与弟弟在家中演你自己
哭只因你欢喜
成年人劝过你,你现在大个需要做大戏
但别要太过顾忌”
—— 《杨千嬅》

可以放肆的时候就放肆
不可以放肆的时候,讲的是理据,放肆得合理就行了
嗯,有道理

“世界将我包围誓死都一齐,壮观得有如悬崖的婚礼”
—— 《飞女正传》

浪漫到极点
如果,2012 真的来临,
有某个人牵着你的手,
站在即将崩溃的悬崖边上,
迎面是和天空连在一起的海啸
背面是从裂开喷涌出来的熔岩
世界越来越小
就在对方眼里

“陪你渡过春天,陪你渡过秋天
陪你直到冬天却怕与你没法一起蜕变”
—— 《小飞侠》

很童话感觉的曲,听起来是甜甜的糖果味
湖边,树,水果,还有昆虫
在需要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个地方
还是坐着飞毯过去的,爽~

“如果美好如绫波丽”
—— 《河童》

EVA 都出来了,不得了呀

“如何笨到底,但到底,还是我
谁人待我好,待我差,太清楚
想继续装傻,却又无力受折磨
心里羡慕有些人,盲目到不计后果”
—— 《可惜我是水瓶座》

我不是水瓶座
什么人对我好,很清楚
怎么被折磨,倒是很模糊
羡慕很多人,那些不纠结的人,那些会给人力量的人

《扬眉》,最喜欢一开始那段,电视转台……

“吻下来,豁出去”
—— 《小城大事》

对不起,千嬅,我想起的是张学友的版本了

“顽石哪天变黄金,我可以等”
—— 《炼金术》

等价交换啊,等就是在花时间,花时间即花金钱
一边在花时间的时候,另一边也在花时间,
即如果那顽石是一点一点变黄金的,那变成的黄金其实已经花掉了
而且时间是不会平白无故变黄金的

“我未信,亲口不敢说的短讯
要是你,你愿意出来讲先有种”
—— 《长信不如短讯》

讲多无谓,行动最实际

“傻瓜一点看,我们还有
手仍能拖,梦仍能造
眼仍能看,心仍能开
找到笑的理由
辛苦不算丑
我们还有,嘴仍能亲
事仍能做,戏仍能看
歌仍能听,天涯陪着走
屋虽细,有自由
不需品,懒拥有”
—— 《大傻》

注意听和声,和最后一段

“谁都想很富有
谁都不必富有
仍有蜜运同游
分享过这地球”

要成为大傻,不容易的
不过是被逼成大傻了~~
so what?